本体不见了OxO

文风不定的不明物体
感谢每一位喜欢我文的朋友。

FF企划△01: 陆然怀疑长辈们可能成为了网瘾老头

女审人设:陆然

阅读前要:1.本文一切内容跟着企划剧情走向发展;

               2.女审组队刀剑为:鯰尾藤四郎

               3.感情线路暂定无cp

               4.作者笔力不足,可能会出现ooc情节,请酌情观看。

 
 
 


1.

睁开眼的时候是意料之中的黑暗,陆然早已习以为常。良好的作息习惯总是让她在凌晨5点就能醒来,这样她便有充足的时间来为晨练做准备。 
 
很好,今天也按时醒来了。陆然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今天的早饭会是什么呢?她记得欢婶今天会包虾饺来着! 
 
显然,陆然今天心情愉悦,她甚至觉得今天不特意把隔壁房的大哥早点闹醒,让他再睡一会儿都可以。 
 
正在她准备翻身下床时,却发现自己好像在地上打了个滚。向身旁随手一抓,却是满手的叶子,还带着清晨的湿冷。 
 
这让她有点懵——自己不是应该在床上的吗? 
 
等到双眼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后,陆然才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原始丛林之中,视线所及之处全是树,密密的树冠就连意料之中的朝阳也不能穿透。 
 
被树包围,不知所措.jpg
 
陆然确定自己睁眼的方式没有问题,身下压着落叶的触感也不会是假的,那么只能说明自己现在肯定不知道被谁丢到了一个野外。 
 
该不会是家里的老头子们又想出了什么奇葩方式来训练家中小辈了吧? 
作为饱受摧残的家中小辈的一员,陆然几乎毫不迟疑地想到了这个可能。 
 
陆氏长辈为了训练小辈们使的招简直无奇不用,个个铁了心的要把小辈们往死里刁难。这还算好的,更要紧的是他们还打赌谁的子女最先完成试炼。如果不幸成为最后一名,加训是最基本的,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奇怪的惩罚。 
陆然很幸运,从没试过成为最后一名。虽然自身能力不错是必须的,但较多时候是看自己能不能遇上大哥。 
 
自家大哥对妹子还是不错的,看到她就顺便搭把手,两人合作闯关,陆然几乎每次都能抱着自家大哥的大腿挤上第二名。 
 
啊——绝对又是什么奇怪的试炼了。陆然甚至开始猜测那帮老头子会不会又是抽签决定的试炼内容。 
 
陆然知道现在哀叹自己的悲剧是没有用的,她唯有先检查一下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可用的东西,才能有效的增加自己的闯关成功率。 
 
嗯,自家大宝贝儿三节棍是必须在的。然后陆然摸遍了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口袋,仅发现一打便利贴。 
 
第一张便利贴上还写着 ,“大哥,再不起床我就把虾饺吃完咯!”——是自己在前天晚上写好了,准备在今天早上贴大哥脑门上的恶作剧证据。 
 
陆然看到这,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她正准备把便利贴揣回裤兜时,却发现了一张似乎被夹在便利贴后几页的纸条飘了出来。 
 
她蹲下身,从地上捡起这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夹进来的纸条,把它摊开抚平,只见上面是一排电脑打印的文字—— 
 
“寻找你的同伴们,并与他们一起攻占城市,才有机会离开这里。” 
 
陆然几乎要怀疑那群老不死开始沉迷电脑游戏了,这次的任务提示诡异得像是游戏里的主线任务剧情。 
 
 
 

2.
雨林湿热的气候难免让人感到不快,过久的运动已经让陆然感到有些口渴,她瞧着一根像藤蔓的植物有些犹豫。小时候好像听谁说过,在热带雨林里有一种叫“好杯树”的植物,割开就能流出大量可直接饮用的水。 
 
“诶,陆然姐,你知道吗?有种叫好杯树的藤蔓状植物,割开就有大量水流出来哦!但是这种植物好像只生长在雨林里,不能亲眼看见有点可惜啊。” 
在陆然的印象中那个家伙的脸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是小时候玩的很合拍的青梅竹马。 
 
嗯...还有一点她记得特别清楚,这家伙贼欠抽。 
 
不过自从她搬家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陆然想了想,自己大概已经有十年没和她联系了。她不禁为这位青梅竹马的性格感到忧心,也不知道那家伙喜欢作死的坏毛病改了没,就算没改,应该问题也不大。反在在陆然的记忆里,这家伙一出了什么事溜得比猫还快。 
 
怎么就突然想起了这糟心玩意儿……顺带想起了脑子里尘封多年的糗事,陆然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算了,管她呢,反正她也不可能来这个雨林,怎么可能再见得到呢?总之先割一下这植物就知道是不是了吧! 
 
陆然拔出刚捡来的精致刀具,利落地把眼前的藤蔓状植物割断,结果水还没见到,却被突然发出的强光刺得后退了一步。 
 
“初次...哇啊——” 
 
水,顺利的从植物断裂处流了出来,速度还不慢,或者用喷来形容更合适。但是这水流却全都喷在了一名突然出现的少年头上,淋得他说不出话来。 
 
陆然见状渐渐有了用这些好杯树来洗个淋浴的新想法,但是能不能找到下一棵好杯树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正当陆然在纠结自己是被抢水源还是被启迪了好杯树新的使用方法时,另一边,鯰尾藤四郎也感觉有点懵。 
 
他不过是感应到有谁拔出了自己的本体,所以出来打个招呼而已。结果一出现就被从天而降的水淋得浑身湿透,这位人类的欢迎方式真的很新颖啊…… 
 
“呃…你好,我是陆然,你刚才突然出现是有什么事吗?”有点尴尬,任谁刚出现就被水淋一脸肯定不好受,虽然是偶然,但是陆然觉得这肯定有一部分是自己的责任。 
 
“还有,对不起啊…”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刚才没留意到你,下次我一定看好周围情况。” 
 
“嘛,你又不是故意的,道歉我就收下咯!”鯰尾藤四郎像小狗崽一样晃着脑袋,想要把头上的水甩掉。 
 
“哇…别把水溅到我脸上啊!”陆然急忙用手挡住飞来的水珠,“好了好了,我帮你擦干头发,你别甩哈!” 
 
“嗯,虽然不知道你要怎么做,不过谢啦!”他听到陆然的话后便停下了甩水的动作,抬头看向她,眼神中带着点好奇。 
 
“…其实我身上也没带毛巾之类的。”陆然想了想后,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袖,“要不我用衣袖帮你擦擦吧?” 
 
这么说着,陆然就直接上手了,两手扯着袖子放在黑发少年的两鬓处开始胡乱地搓,手法糟糕得连拉布拉多犬都可能嫌弃。 
 
片刻后,鯰尾的头发虽然已经半干了,但是却被揉得乱七八糟,仿佛乱成一坨的毛线团。 
 
 
“…你一定不擅长照顾人吧?”,鯰尾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有些无奈。 
 
“虽然不怎么美观啦,但是效率还是有的...你看。”陆然其实也有点心虚,因为平时在家里也算是被大哥护着,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就直接把大哥喊过来总能得到较好的解决方法,长久以来,她也就形成了一定的依赖性了。 
 
“就算是无意的,这次可不能原谅哦!我也要揉回来!”,鯰尾玩笑性的把爪子伸向陆然柔顺的长马尾。 
 
陆然慌忙躲开,“你是被水淋傻了吗?别乱来啊,不然我就把你头发弄得更乱!” 
 
结果,他们两个一来一往间,由原本的玩笑行为,变成了互相比赛一样要把对方的头发弄得更乱。 
 
“呐,你不觉得这样比赛弄乱彼此的头发…像个笨蛋一样吗?”,鯰尾退开一步,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哈...哈...你说的对,这种无意义的幼稚行为还是停下吧…”,陆然为了躲开鯰尾的“攻击”可以说是用尽全力,因为鯰尾的敏捷度简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当她听到隐含着停战意味的话语时,也立马同意他的说法,停止了自己的愚蠢行为。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他们这两个也算是不“斗”不相识了吧。 
 
鯰尾向对面同样顶着乱糟糟发型的女子伸出手,“现在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是鯰尾藤四郎,是你刚才拔出那把刀的付丧神。” 
 
陆然很明显被对方的种族设定震了一下,她犹疑了一秒后开口,“你好你好,我是陆然,呃...是个人类。”,她也伸出手和鯰尾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以示友好。 
 
“说起来,付丧神是什么来着?方便解释一下吗?” 
 
 
经过鯰尾的一番科普后,陆然险些觉得自己踏入了玄幻小说的世界,自己眼前这个看起来连18岁都不到的青年居然是个神明?这就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了。 
 
”这么说来,你应该也至少有一百岁了吧?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比我还年纪大。” 
 
“…我总觉得你的重点好像错了吧?” 
 
 


3.
热带雨林丰富的植物多样性让陆然和鯰尾大开眼界,只要小心注意身边的猛兽和蛇虫鼠蚁之类的,在这里转一圈所能发现的植物品种远比去所谓的植物园里参观的植物品种要多得多,当然也长得越发奇怪。 
 
“你看树下这堆捕蝇草,它们的样子是不是很有趣?”,鯰尾一边用手指着那丛向天空张开叶片的捕蝇草,一边用手肘撞了撞陆然的胳膊。 
 
陆然转过头来看了看,“有不有趣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捕蝇草还挺好玩的。” 
 
“你玩过?” 
“当然,那时我用长草叶逗它可有意思了!” 
 
“那不如…”,鯰尾有些调皮地着看向陆然。 
“…再玩一次?”,陆然表示心领神会。 
 
一人一刀随手在周围揪来两根长草叶,双双蹲在捕蝇草的边上,陆然开始示范。 
 
“喏,用长草叶先碰它叶片里的第一根刺毛,然后慢慢碰它再里面一点的另一根刺毛。还有,你别忘了小心手指…嗨呀!”,陆然在看到自己逗弄的那株捕蝇草快速合上叶片之后,转头看向鯰尾这边。结果发现鯰尾的手指都快接近叶片了,吓得她立刻把他的手腕向后一拉。 
 
“它合起来的速度还蛮快的嘛。”,鯰尾不是很在意刚才自己差点被捕蝇草夹到这件事,他反而兴致勃勃地向陆然发问,“如果被捕蝇草夹到会发生什么事啊?” 
 
“……”,就算是陆然这种心大的人也没试过这种操作,她一脸复杂的看向鯰尾,“你会发生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我会见证到第一个被捕蝇草夹到的神明。老实说,你的想法有点蠢。” 
 
“好吧,不夹就不夹咯。”,鯰尾的语气中带着点遗憾。 
 
 


4.
午后,热带雨林受到了一场暴雨的侵袭。等陆然和鯰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雨水从头顶滴下来了,随后快速演变成哗啦啦的大雨。他俩根本来不及寻找或者搭建任何的遮蔽处,好在鯰尾反应迅速,跑到一棵海芋前,挑选出其中较大的两片叶子,利落地把它们连着茎一起斩断。接着他一手握一个跑回陆然身旁,顺手把大一点那个递给她。 
 
“厉害吧?我身手是不是很敏捷?” 
 
“是是是,你最棒了!”,陆然忙不迭地接过海芋的茎叶。不知道是不是生长在热带雨林的原因,海芋的叶子长宽至少也有八九十厘米,这样简直可以把它当作天然雨伞来使用。 
 
既然有了基本的遮挡物,陆然和鯰尾也就无所谓地继续前行了,在他们看来,反正已经在刚下雨时被淋湿了一半,再淋湿一点也不是很让人在意的事情了。他们甚至有心情砍下一根竹子,从中截取两个竹筒当作盛装雨水的工具。 
 
 


5.
大雨在傍晚前就停了,一人一刀也行进到接近河滩的地方。不过他们也不打算在今天就渡过对岸,一是今天下了暴雨,河水已经有所上涨,现在过河有些危险;二是接近傍晚很可能会有森蚺之类的亲水性生物在河附近徘徊。综合以上考虑,他们最终选择在树林里度过这一晚。 
 
“鯰尾,那棵树的枝桠上有个鸟窝,趁雌鸟还没回来,你上去掏一下呗!顺便把窝也带下来,正好做火引子!”,陆然在收集干燥的树枝做柴火的时候,还不忘向上瞥两眼。 
 
“好啊,是这棵树?今晚的晚饭要加鸟蛋?”,鯰尾爬上树,小心地把鸟蛋先放进兜里,再拿着鸟窝爬下树。 
 
“嗯,对啊。”,陆然一边应着,一边低头寻找可以食用的野菜。她的运气不错,让她找到了几株灰灰菜,它的幼苗和嫩茎叶的口感不错,是难得好吃的野菜。 
 
等到他们生好火后,也就黄昏了。天边几抹微红的霞光逐渐退去,雨林即将迎来静穆的黑暗。 
这时空中猛然出现的红光非常引人关注,陆然认出那是信号弹的颜色,在和鲶尾商量一番后,决定明天朝着那个方向前进。 
夜幕降临,但是柴火的噼啪作响,一人一刀间絮絮叨叨的聊天声,都给平时只有野兽嚎叫和幽幽虫鸣的雨林夜晚增添了别样的味道。 
 
“那么…”,鲶尾向陆然举起装着雨水的竹筒 
 
“...为了初次相识的缘分”,陆然也笑着举起自己的竹筒与鲶尾的竹筒轻撞一下, 
 
“——干杯!“ 
 
 
 
 
 
 
 
 

FF企划▽01:应词认为这一切只是个热带雨林探险游戏

女审人设:应词

阅读前要:1.本文一切内容跟着企划剧情走向发展;

               2.女审组队刀剑为:骨喰藤四郎;

               3.感情线路暂定无cp;

               4.作者笔力不足,可能会出现ooc情节,请酌情观看。



 
 
1. 
应词是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光束巧妙的避开了繁杂的树叶,直接照射到她的眼部。她刚睁眼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刺瞎了。 
 
侧躺在地上懵了一会后,应词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在地上躺着,而且是在森林里? 
 
清醒过来的应词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了起来,迅速在原地蹦哒了几下,以确保自己身上没有粘上什么奇怪的虫子后,便四下打量这周围环境。 
 
高大的乔木群遮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其实总体上看,雨林的光照亮度并不是很高。至于为什么应词会恰巧被光束照到眼部,那只能说明她今天的运势不是很顺了吧。 
 
曾经在书本上看过的动植物大都能在这里找到,这不可谓不奇妙。她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到了真正的热带雨林!新奇的事物让应词心情愉悦,她甚至向上蹦哒了几下以表示自己的兴奋。 
 
随着应词的跳动,她却感受到了一股下坠的力量从颈部传来。应词用手向后一捞,居然从自己的兜帽里拿出一个眼熟的小铁罐。她用力再摇晃了一下铁罐, 
 
“哐” 
 
沉闷的响声很好的传达出铁罐里确有物体的事实,而且数量肯定不少。她打开一看,是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水果糖。 
 
这不就是她为明天外出准备的小零嘴吗?到底是谁的恶作剧啊…不但把糖的摆放顺序和层次弄乱了,还把它塞在自己的兜帽里。这让应词觉得自己刚才美妙的心情有些打折。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别人的储备粮不能随便乱动吗?” 
 
应词一边不满地抱怨着一边试图把被弄乱的糖果摆放顺序恢复原状,然而却在糖果堆找到了一样本不该存在的东西——一张纸条。 
 
真有意思,该不会是什么提示或者线索吧?想到这些,应词迫不及待的打开纸条,只见上面有一串用电脑打印出来的文字: 
 
“找寻你的同伴,与他们一起攻占城市,才有机会离开这里。” 
 
同伴?这么说来,被送进来这里的肯定不止她一个。 
攻占城市?这么说来,这地图还有敌对方咯! 
这种设定就好像真人游戏一样!总感觉越来越有趣了! 
 
大概只要继续前行,就能解锁更多的区域和剧情。怀着这个想法,应词充满兴趣的开始探索这片雨林。 
 
应词随便从地上捡起一截足够粗长的树枝用作探路棍,把自己要前行的路都戳过一遍。在确认没有奇怪的生物潜伏在里头后,她小心地在灌木丛中穿行。 
 
不过她的目光仍不可避免地落到别处去。平时只能以文字形式显现的一切生物活动,如今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份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2. 
雨林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场大戏,观察能力并不算差的应词已经注意到树下铺着芭蕉落叶的地方正要上演的争偶大戏。 
 
红方:甲虫a! 
蓝方:甲虫b! 
解说人:应词! 
蹲下身观察的应词已经擅自将自己代入赛事解说的角色,自顾自地乐了起来。 
 
如果她没记错,规则是先倒地者胜! 
双方开始准备,开始! 
 
蓝方率先使用角突将红方挑了起来!红方被短暂挑离地面! 
 
诶呀!红方在剧烈挣扎!它能否挣脱被先手的困境呢? 
 
双方正处于僵持阶段!蓝方疲于红方的挣扎,却还在保持着将其挑起的姿势!红方仍不放弃地挣扎,但前半身被挑起的困境仍未摆脱! 
 
双方维持着这个姿势休息了一秒,斗争再开! 
 
哦哦哦,可以看到红方还在寻找脱离钳制的机会,但是蓝方呢? 
蓝方有何对策?再不加快速度结束战斗,蓝方很有可能被首先耗光体力,惨遭出局! 
 
好的,蓝方!蓝方开始有行动了!看来它打算孤注一掷了,它将红方奋力举过头顶! 
 
成败在此一举了!蓝方能否把红方掀翻在地成为比赛的关键! 
 
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红方已经完全被挑离地面,它的六只脚在空中无力地滑动着! 
 
蓝方在此时选择向后一倒,非常冒险的举动! 
 
结果是——红方被率先翻倒在地! 
 
比赛结束!胜者,蓝方!它将赢得宝贵的交配机会! 
 
 
应词总是莫名其妙地对一些奇怪的事物感兴趣,她现在已经有些接受这次被送到奇怪的真人游戏里的状况,尽管她自己对于这一切是否真的只是游戏还有些疑惑。 
 
应词正在兴头上,准备继续寻找有意思的生物观察。但由于保持蹲姿太久,猛地站起来造成了暂时性脑供血不足,短暂的头晕眼黑让她只好后退一步,扶着身后的树缓一会儿。 
 
等到她症状缓和后,她才发现在树根处放着一把精致的刀具,不知道是有人遗漏在此处还是故意放置的——不过既然放在这里,她觉得自己不捡就是傻子了。如果她真遇到了失主,到时再看情况还给他吧。 
 
 
 
3. 
应词觉得自己真傻,真的——她怎么就忘了热带雨林区会随时下雨这种常识呢?! 
 
在头顶响起的隆隆雷声似乎在嘲讽应词金鱼一般的记忆,应词已经顾不上抱怨,她手忙脚乱地把附近一棵芭蕉树的叶子扯下来,就连长在一旁的海芋也不放过,反正看到比较大的叶子就扯下来备用。 
 
时不时响起的雷声简直比早晨的闹钟还要让人心慌和烦躁。应词觉得用来遮蔽的叶子收集的差不多了,便低下头寻找一些较干燥的长树枝作支撑点时,注意到自己随手放在衣服前兜的刀具——有刀不用,她怕是急昏了头。 
 
正好也要砍些藤蔓来把树枝绑成一个较稳固的三角雨棚。应词这么想着,迅速地把刀从刀鞘中抽出来。在她想要砍下眼前的藤蔓时,一道强光突然出现,刺得她睁不开眼。 
 
这道光险些让应词怀疑自己是否今日运气已经差到会遇上“被闪电击中”这种小概率事件。 
 
“...别碰我。”应词听到身前响起的青年声音,她微微撑开一条眼缝,确认已经没有强光照射后,才睁开眼睛。 
 
在她面前的是一名银发紫瞳的青年,军装打扮的他与周围场景有些违和。他看着应词手中的刀,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好像连即将到来的暴雨都不能带给他一丝波澜。 
 
不过应词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大雨随时会来到,突然出现的银发青年在她眼中无疑是一个及时的可用劳动力。 
 
“来来来,帮个忙把这条和这条藤蔓砍断,最好速度能快一点!”应词也没多想,直接把刀具塞进他手里,就催促他赶紧干活。 
 
“你也要躲雨的吧?如果不想白蹭,就麻烦你帮下忙哈。” 
 
银发青年接过自己的本体刀,愣了一会,还是按照应词的指示快速把那两棵细藤蔓砍断。在他们齐心协力下,总算赶在大雨倾盘前,搭好了一个简易躲雨处。 
 
雨水像炮弹一样袭击着他们的藏身处,应词开始担心这个临时建好的小地方能不能撑过这场暴雨,她和刚被拉来当苦力的银发青年正肩并肩地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既然已经共患难了,她总得先跟别人搭上一两句话吧?应词在脑中组织着介绍自己的言辞,又一一否定,最后还是决定先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再说。 
 
“你好,我叫应词,是刚被送进这个雨林探险游戏的,” 
 
虽然还存有疑惑,但是应词觉得那个任务很明显就是借鉴某些rpg游戏的设定。 
 
“骨喰藤四郎。” 
 
青年从蜷缩姿势中抬起头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应词感觉这是个日本名字,青年所用的语言也好像是日语。而应词感到奇妙的是,自己居然能听得懂。这让她认为游戏主办方可能已经贴心地全场景覆盖语言翻译器了。 
 
“雨林里有可能随时遇险,不如我们来组个队怎么样?我对雨林求生的知识储蓄还是有一点的,虽然不怎么全面,自保倒是可以。你意下如何呀?” 
 
“……” 
 
跟应词预想的一样,他看来是个不怎么好沟通的人。骨喰的沉默让她有些郁闷。 
 
等待了十几秒后,应词还是没有听到骨喰的答复,便自顾自地说,”如果不回答的话,就当你默认啦?”虽然她的目的是想引骨喰说话,但他还是不回应的态度让应词不知道如何应对。 
 
雨渐渐小了,应词可以听出刚才噼里啪啦的响声已经慢慢变小。她是时候继续出发探索了。 
 
应词率先拨开跟前的树叶,钻出了小雨棚,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落在头顶的水珠,“我要走了,你要不要一起?”,她蹲下身,朝缩在雨棚里的骨喰伸出手。 
 
骨喰抬起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到了她的手上。 
 
应词心里一喜,猛地把骨喰拉了出来,害得骨喰身上沾了不少雨棚上残存的水珠。但是她压根没留意到,骨喰微微吃惊的眼神让她愉悦了不少。 
 
“这样就组队成功啦,今后我们就一起加油完成任务吧!” 
 
 
 
4. 
野外探险最重要的就是水。应词这边很幸运地在下午就到达河滩附近,这天的重要水源也被解决,就剩下该考虑晚上如何休息了。 
 
直接在河滩休息的想法被应词自己否决,她考虑到晚上下暴雨的突发情况很可能会把他俩都给淹了。 
 
竹吊床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搭建的过程有些繁琐,不过应词觉得两个人合作的话应该能快点搞定。她考虑了一下,选了一个比较稳妥但费时的方案。 
 
“骨喰,我们去些粗竹子回来,还有粗细藤蔓都要砍,特别是细藤蔓要多一些。”,应词拉着骨喰就往竹子较多的地方闯,“最好砍长一点,我们要把它们做成吊床绑在两棵树之间的!” 
 
粗竹有点沉,他们分两次搬了回来,还要回去把砍好的粗细藤蔓抱过来,应词途中还不忘收集能作火绒的东西和待会用作钻木取火的树枝。 
 
骨喰负责先看好两棵树之间的距离,把竹子砍成适当的长度,再把其中两根粗竹对半劈开,应词找来一块较尖锐石头把竹节一一敲掉。 
 
“然后,麻烦你帮忙把竹子切成细竹条哈。就从竹子两头算起,将三分之一以下的地方都要切成细长条状。”应词指导完骨喰怎么做后,就开始闷头准备钻木取火。 
 
等到木棍的烟冒得差不多的时候,骨喰也就切完竹条了。 
 
“好了?”,骨喰走到应词身侧观察点火的进度。 
 
“差不多了,还差一点就能燃起来了!”应词顾不上抬头,她生怕刚刚的努力前功尽弃,“…好了!有火星了!”,烟越来越大,她放下木棍轻轻往火引子里吹口气,满意地看到通红的火星。 
 
骨喰见状,立刻往里添加柴火。没过多久,熊熊的烈火便燃了起来。 
 
“好的,火搞定了。我们接着弄咱们的竹吊床。” 
 
应词和骨喰合力用粗藤蔓把切好的竹子吊起来,,将竹子两头分别绑在两边的树干上。应词接过骨喰切好后递来的薄竹片把竹吊床的竹条叉开,然后和骨喰一起用细藤蔓把整个竹吊床均匀地缠绕好,尽量确保躺上去时的舒适度。后面两人又重复了一次以上的工序,终于把两人的吊床都弄好了。 
 
这时已经近在黄昏,应词已经累得不行,也就没有什么心思去河里捉鱼了。她和骨喰草草地砍下一些芭蕉当作晚饭,便双双躺上了自己的吊床稍作歇息了。 
 
虽然芭蕉不比香蕉甜,回味还有点酸,但里面的糖分和营养应该能支撑他们到明天早上再捕鱼吧?应词啃着芭蕉自我安慰地想着。 
 
应词今天确实有点累了,就连天边突然出现的耀眼红光也难以勾起她的兴趣。 
 
应词认出那光大概是信号弹之类的,她认为可能是所谓的“同伴”在召集他们。应词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测,决定好了明天的前进目标。 
 
 
 
 
5. 
雨林的夜晚不算安静,总能听到远处的野兽嚎叫,还有某些动物穿过树丛的悉悉索索声。 
 
“有人在附近。那里。” 骨喰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坐起身,他的突然提醒着实吓了应词一跳。 
 
“哈?”本来躺在竹吊床上的应词正偏着头看噼噼啪啪的火堆发呆,被骨喰一吓差点翻到地上去。 
 
应词闻声向他所说的方向看去,但由于距离有点远和黑暗,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向那边打了个招呼,“那边藏起来的朋友,能否出来一叙?” 
 
那边没有传来回应应词的声音,这让她觉得那边要不就是没人,要不就是骨喰感应错了,她决定再喊一声就收工睡觉。如果那边真有人的话,应词其实对他或者他们的兴趣也不大,反正如果是纸上所说的“同伴”的话,他们总会再次碰面的。 
 
总之先表明自己没有敌意比较好,她可不想多一个麻烦的潜在敌人。 
 
“我叫应词,对你并没有恶意。请前来一叙。”眯着眼看向那边,依稀只能辨出有人的身影,应词再次向那边喊道。 
 
只见一名黑发少年走了出来,他欠身略行一礼后开口道:“鈤暂时不愿现身,于是派我前来表达友善之意,希望你们不要误解。”,然后他又看向应词身旁的骨喰,“……哟骨喰,是你啊,许久不见哪。” 
 
少年的话语中出现了另一个名字,应词这才得知刚才藏着的不止一人。陌生少年对骨喰的稔熟态度让她有些意外。她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看向自己身旁几乎没说过几句话的银发青年。 
 
“骨喰藤四郎。抱歉,记忆所剩无几了。你是?”,骨喰并没有露出久别重逢的惊喜表情,他甚至看起来有些茫然。 
 
应词感觉空气突然安静了,她得重新让对话继续下去。 
 
“你好。既然双方都没有敌意,不如来组个队如何?”应词试图缓和气氛,朝药研伸出手作邀请状,“这样,大家也好互相照应。” 
 
“这样啊……我名为药研藤四郎,同为吉光家的兄弟还请多多指教,骨喰。”名为药研的少年语气中带着遗憾,接着他转向面对应词,“抱歉,我们暂时没有这个想法。那么问候已经带到,告退。” 
 
“诶…”应次就连挽留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便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这位少年的行动速度着实不慢,这她不禁有些遗憾失去了一个强力的队友加盟的可能。 
 
“兄弟…吗?”骨喰有些苦恼地重复这个词,他看起来对失去的记忆非常在意。 
 
“很在意吗?对于自己的过往。”应词把刚才随手揪起的一片长草叶打成一个又一个的结。 
 
骨喰没有应她,只是沉默了一会,“有点在意。” 
 
“不觉得麻烦吗你?既然已经失去过一次了,要找回来当然不容易。还不如等它自己慢慢恢复。”应词无法切身体会失忆的难受,她只是很不负责任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骨喰翻了个身背对应词,一时间她也无法辨认他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的。只有骨喰自己才能体会到,那番话带给他的微妙认同感与随后涌起的渴望找回记忆带来的排斥感而形成的矛盾心情。 
 
 
 
6.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词还是睡不着,噼啪作响的火堆是很催人入睡,但初次在野外入眠的不安定还是让她精神有些紧绷。 
 
她偏头看向不远处的灌木丛,开始怀疑会不会突然就钻出一只美洲豹来把自己GG了。 
 
然而她也的确发现了什么,灌木丛对显眼的白色头发几乎起不了很好的隐蔽作用。她觉得把自己藏在灌木丛的那位大概只能骗到一些心大的人。如果让那位还未露面的朋友参加捉迷藏,那他大概就是第一个被找到的倒霉蛋了。 
 
应词决定再喊一喊,他说不定又是纸条上说的“同伴”,如果能让他顺利入队,自己这边应该能增加不少战力。 
 
“呃...藏在灌木丛后面那位朋友,你如果需要的话,大可来这边,不必躲藏哟?”应词觉得一天能遇到两波人,简直就是可以算是运气不错了。但愿这次能顺利勾搭到他或者他们上自己这艘贼船。 
 
“呀呀,被发现了吗?”从灌木丛后面走出来的是一名高大的男性,他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把头发上粘到树叶取下。老实说,他的发型有点像某些犬科动物的耳朵,而且还是罕见的白发的,应词几乎要认为他是狐狸变的人。 
 
“晚上好,这位不知名先生。初次见面,我叫应词。”应词跳下吊床,一边看着那位疑似狐狸的男性一边笑着说,“唔…在我身后这位是…”,应词一时语塞,她发现自己好像卡壳了一样,居然忘了身后这位话少队友的名字。 
 
“骨喰藤四郎。”应词原本以为已经睡了的他这时坐起身来接道。 
 
骨喰看向自己的视线让应词感到有点扎心。她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下次一定要记好别人的名字。 
 
“对对,他是骨喰!请问这位先生,你是谁呢?或者说,你的身份是什么?”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应词接连丢出了两个问题。 
 
“我的名字是小狐丸。嘛,虽说是小狐,但是个头挺大的哟。”称自己为小狐丸的男性面上带笑,应词感觉他的视线停留在骨喰身上的时间要比自己长了些,她开始猜测他俩是不是也是曾经认识的伙伴。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同样是付丧神的刀剑吗?”他的下一句话让应词感觉自己参加的真人游戏突然加入了奇幻元素。 
 
付丧神不是那个...呃…由器物所生的妖怪吗——应词依稀记得好像是日本的妖怪传说来着。不过,日本那边的神明和妖怪界限分的很模糊,她一时无法确定身为付丧神的他们是不是神。如果他们真是属于神明那类的话,应词就感觉心情复杂了,她今天好像让神明用自己的本体干了不少粗活…… 
 
应词有个大胆的猜测,之前药研那队人可能也是付丧神和人类组队的类型。这么说来,游戏主办方大概是打算让付丧神和人类组队闯关了。 
 
骨喰望了小狐丸一眼并没有作答。 
 
应词连忙接过话头,“付丧神?那么你应该不是只身前来的吧?”,先前的猜测让应词有了底气,她觉得自己应该还能再诈一个人出来。 
 
“的确不是。”小狐丸的视线投向一旁的树上。 
 
“晚上好。” 
 
应词抬头看,发现一名自带柔光特效的金发小姐姐在微笑着跟自己打招呼。月光温柔地洒在她的发上,甘心为她的美丽做陪衬;微风拂过她的发间,只为她送上难得的清凉,却忍不住撩起了她柔顺的发。 
 
她美好得不像是凡间拥有的,就连她的微笑也显得有些虚幻。 
 
应词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大概就是在雨林里发现了一棵长满白巧克力的树那种虚幻感。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一位堪比月下精灵的美人啊。”应词小声感叹着,“晚上好,这位美丽的小姐姐。”,她没有忘记要保持微笑,友好的态度应该能为勾引小姐姐入队增加不少可能性。 
 
骨喰朝树上的女性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应词看着那位如同月下精灵一般美丽的小姐姐从高处跳下来,落在那名叫小狐丸的男性旁边,只见她左手轻放右肩处,微微弯腰朝自己这边行礼, 
 
“正是精灵洛兰德尔。贸然打扰,实在抱歉。” 
 
精灵这个种族对应词来讲绝对不算陌生,但是在她的认知中,现实中看见精灵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她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从未想过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活的精灵。 
 
付丧神,精灵,人类角色,再加上热带雨林场景,这一切让应词更加确认自己果然还是身处游戏之中。她也难以预料今后会不会遇上更多的非人种族,说不定还会有吸血鬼,狼人,人鱼什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身为RPG游戏老手的应词觉得自己大概先得找个存档点安心一下,同时也为自己作为目前已解锁的唯一一名人类角色有了不少危机感。 
 
 
 
 
应词的私下记录: 
玩家:应词 
种族:人类 
同路人:骨喰藤四郎(付丧神) 
已解锁人物:骨喰藤四郎(付丧神),药研藤四郎(付丧神),小狐丸(付丧神),洛兰德尔(精灵) 
已知未解锁角色:鈤 
已知任务:1.找寻同伴。(任务进度1/6) 
               2.与同伴一起攻占城市。(待完成) 
               3.离开游戏。(待完成) 
持有装备:装满糖果的小罐子,针线包,任务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