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不见了OxO

文风不定的不明物体
感谢每一位喜欢我文的朋友。

本丸日记(四)发现狐之助的日记

观看说明:
1、作者文笔渣,请慎重观看
2、这章不知道有没有ooc...不过还是照旧,接受不了请迅速逃离现场
3、画风清奇的脑洞
4、私设多,慎
5、这文乱七八糟啥都有,请做好准备耐心观看
6、亲情向本丸


时之政府的时空门总是出问题,好不容易顺利进入本丸,又看到办公桌上的一大叠公文。

嗨呀,好气啊!

这个政府连时空门的bug都不知道优先修复,就知道送公文、送公文!

不管了,我要先看会儿漫画放松一下。

床底下总是各种人士偏好的藏物点,我也不例外。比如说,母上禁止带回家的漫画啦、同人志啦,嗯,还有某些18x,你们懂的。

机智如我早就在床附近设置了结界,才不会让刀剑男士们发现我的珍藏。

结果今天却摸出了一本日记一样的东西。

嗯?谁的?我记得我日记不是放这儿的......

怀着好奇心,我翻开了第一页。歪歪扭扭的字迹,在纸页的边缘印着一朵半朵的梅花印子,勉强能辨别出内容:

呃...日记的开头应该怎么写来着?不知道......

既然是日记的话,就不需要用“在下”自称了吧?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

之前看到审神者饶有兴致地拿着本子记录,我也想试试了。

总之,先介绍一下自己?呜哇,自己介绍自己好奇怪......

我是这个本丸的狐之助,代号2726,只是只普通的量产型式神罢了。

虽然这样说有些悲伤,我大概一辈子都得为时之政府工作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诞生的,只知道要听从时之政府的安排去接引审神者。

嗯...没有工资。毕竟是式神,大概政府上头认为式神也没有必要拿工资吧。

刚诞生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还经常做错事。有一次,甚至将敌方审神者误认为是要接引的新人审神者,把己方的情报透露出去,差点就被政府抹杀存在了。

还好后来得到一位狐之助前辈的帮助和指导,才让我没有过早地变成一只死狐狸。

前辈是一位很好的狐狸,不仅给了我很多提示让我有惊无险地渡过了新手期,还时不时带来一块油豆腐和我分享。

我第一次知道世上原来有这么美味的食物,超感动的!

那时候还想过,如果有一天能脱离政府,我一定要去开一家油豆腐店,让前辈吃个饱!

不过如今的我已经得知,我是无法脱离政府的。而前辈也已经死去,并不是因为工作问题而被抹杀存在,而是被暗堕审神者杀死的。

据说,前辈发现自己所指引的审神者开始出现暗堕的情况,本来是想先隐瞒政府,联合还没暗堕的刀剑男士尽力尝试净化审神者。

可是由于身份是政府那边的,遭到刀剑男士的怀疑,并没有刀剑男士愿意保护他。

他的下场不言而喻。而那个暗堕本丸最后也被政府所派去的精英审神者剿灭。

“我指引的审神者吗?是位爱笑的小姑娘。虽然有捉弄我的恶趣味,但是她待我很好。喏,这是她今天给我的油豆腐,要一起吃吗?”

“怎么办,小狐狸?她出现暗堕的情况了!...总之,我先瞒住政府。”

“小狐狸,我要赌一把了。如果成功的话,再一起吃油豆腐哦!为我祈福吧。”

然后他再也没回来了。

可能是我祈福的愿力不够,前辈才没能回来吧?

可能我当时再努力一点祈福,前辈就能回来了吧?

我只是不甘心而已,并没有哭!

一直都觉得时之政府不是个好东西,不给工资先不说。

自从前辈隐瞒政府这件事暴露后,政府开始注意有关狐之助自主意识的问题。

那时候,有过于明显自我主张倾向的狐之助都被政府抹杀了存在。

一时间,政府缺乏人手。于是上头又下令紧急召唤更多的新生狐之助来填补空缺。

由于时间紧促,所召唤出来的狐之助大部分缺乏自主意识,是只知道听从命令,没有自我思想的无趣布偶。

我将其称之为劣品。

但是政府却像是尝到甜头一样,渐渐的开始召唤更多的劣品。

大概在他们眼中,顺从的下属远比有自主意识的式神更好管理吧?

没有兴趣和那些劣品打交道......

那些蠢笨的劣品哪比得上我可爱!

不知道和我一样还保有自主意识的狐之助剩下多少,恐怕也不多了。

自从那些劣品大量涌入后,狐之助之间的称呼从原来的昵称变为了代号。

再也没有狐之助会叫我“小狐狸”了,而记得的也不敢叫了。

我、大家都变得跟劣品们一样互相称呼对方为“代号xxx”、“代号xxx”。

代号你个死狐狸啦!我可是有名字的!

咦?对了,我的名字是...?前辈的名字又是...?

忘记了......

大家以名字相称又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审神者好久没有回本丸了,是在现世里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还是政府的时空门又出问题了?

时空门出问题这种状况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了。
想当初,政府经常把新手期的我拎出去道歉,以此来缓和审神者们的怒气。

讲真,那时看到怒气冲冲的审神者们时,我被吓得立刻土下座,拼命低头道歉。

脾气比较好的审神者大概就叹口气或是跺跺脚就离开了。

脾气不太好的审神者便会指着我开始骂,这也还算好了。

脾气暴躁且武力值高的审神者直接提着武器,一副要把我干掉的样子。

幸好,政府还算有点良心,在我所站的地方开了防护罩,我才不至于死在各位审神者的武器下。

记得有位审神者见自己的枪无法把防护罩击穿,便放下狠话,说下次要带RPG来轰了这防护罩。

真的害怕...天知道政府的防护罩能不能放住RPG...

不过由于现在的我算是资质较老的狐之助,已经不需要再去做这种不讨好的工作。

审神者你们爱轰就轰,反正现在负责这方面的都是那群劣品了。

说到审神者就不得不提一下我现在接引的那位审神者了。

她跟接引的前一位审神者完全不一样。

我接引的前一位审神者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待事认真。在一年内就收集完全刀账,不再需要我的接引。

现在这位明明还是个新就任没多久的审神者,就已经整天想着如何偷懒,消极怠工,政府的公文总是在最后一天才完成。

老实说,要是她能把赶死线时爆发的干劲合理运用到日常事务中,这个本丸绝对不止现在这个资源储蓄量。

而最关键的、最让我不满的,是她根本不能理解我的需要!

前辈曾经告诉我,向审神者卖萌就会有油豆腐吃。虽然不是很懂,我也就照做了。

但是除了在男审神者面前使用这招碰壁外,在以往遇到的女审神者中多多少少都有点用处。

直到我遇到这位奇葩的审神者......

她不但不给油豆腐我吃,而且我一卖萌就摸我的头。爱抚动作单一,连肚子都不会帮我挠一挠。

整天就知道摸头,你以为你是在玩你电脑里那个奴隶少女的游戏吗?

再摸我,我都要觉得自己不是只狐狸而是只狗了。

话虽如此,我却有点想她了......

她不在,感觉整个本丸都安静下来了。

刀剑男士们并不会主动和我搭话,鸣狐大人的那只狐狸又很吵,一旦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

我居然有点想念和她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日子了......

烛台切大人已经开始做你爱吃的豆沙月饼了。你再不回来,我就把它吃光!

你上次玩闹过后的景趣“冬之庭”还没有换回来...不换成夜景要怎么赏月啦!

呐,审神者,中秋节快到了,你还不回本丸看看吗?

PS:肉球总是抵着笔,写字好困难......

        为什么人类的爪子就那么灵活呢?

        审神者最近的本子偏好兽耳萝莉了,噫,没有巨乳大姐姐能看?

        想要油豆腐馅的月饼......

看完之后,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啊不,充满波动。

内心吐槽好像刷弹幕一样:

【我好方,我是不是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幕!】

【原来这是只有故事的狐之助。】

【狐之助你对我很有意见嘛?】

【下次再进不了本丸,我就带RPG来(不你)!】

【狐之助你居然翻我本子!】

【原来结界对狐之助无效吗......】

【放开那个豆沙月饼,让我来!】

【狐之助你竟然会写字?】

好烦......

我觉得需要和狐之助促膝长谈,起码本子的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不能随便翻别人的本子,这是绅士之间的基本礼仪!

等等!狐之助能写字!

来来来,狐之助,这半叠公文就是你的了!不用跟我客气!

是战友就一起赶死线啦!

唔...最后还是得跟他好好说一下吧?

中秋快乐!

我回来了,蠢狐狸。


---------------------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

如果各位发现我文中的错处和不和谐的地方,请不用顾忌地向我提出,我会感激不尽。


天知道我怎么脑洞到狐之助上的...

最后,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