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不见了OxO

文风不定的不明物体
感谢每一位喜欢我文的朋友。

本丸日记(三)论随便换本丸的景趣会出现什么连锁反应

 观看说明:
1、作者文笔渣,请慎重观看
2、ooc严重,接受不了请迅速逃离现场
3、基本上是我个人的肝刀经历,顺便加上我清奇的脑洞
4、私设多,慎
5、这文乱七八糟啥都有,请做好准备耐心观看
6、亲情向本丸











啊……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只是想换一个景趣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躺在庭院雪地里的我心塞塞。

 

事情要从6个小时前说起:



因为近日我所处的现世台风来袭,本来挺喜欢雨声的我都被频繁的雨声弄得烦躁了,而且下雨又不利于出行,不能愉快地出门撩妹,闷在家里简直无聊透顶。



于是我开启通道圆润地滚回了本丸。



然而还是有雨声传入耳中,忘记上次离开时换了梅雨之庭的景趣。这淅淅沥沥的雨声……好烦!



我“刷”的一下用灵力把景趣换成了日常之庭。



啊,迷人的阳光就在我的眼前,爽!



突然我眼前的阳光被一道黑影挡住了。



“主公,麻烦你把景趣换回去,我刚才正作着一首吟咏紫阳花的和歌......”原来是歌仙皮笑肉不笑的站在身前盯着我。言下之意:瓜娃子,你快给我把景趣换回去!



“不要,凭啥?”我一脸残念的回答。



“主公,我诚恳的请求你……”



“不要就不要,没得商量。”今天的我一如既往的高冷~正这么想着,我迈开步子走向庭院,打算享受一下阳光。



 



“主公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快给我把景趣换回去!”结果身后传来了歌仙愤怒的声音。



诶???不就是个景趣嘛?然而我低估了歌仙对打断和歌写作的愤怒程度。我明明应该知道,天天把风雅挂嘴边的文系刀本来就不好惹。



Woccccc!回头一看,歌仙爸爸拎着自己的本体冲过来了!



 

我被吓得一个激灵,狂奔出走廊。歌仙紧跟着也赶了出来。



不、不就是个景趣嘛!换就换咯!我边跑边打算赶紧把景趣换回来以平息歌仙的愤怒,结果不小心一个手滑换成了秋之夜的景趣。



“主公,你别以为换成夜景我就看不到你了,给我站住!”诶呀,好像给歌仙的怒气值加了把火……完了,他更生气了。



讲道理啊!马有失蹄,婶有失足!别追了成吗?!然而歌仙已经进入了“我不听我不听”的状态,无法挽回。



奔跑的途中还经过了短刀们的部屋,好像是听到声响的乱冒出头来,“主公,你们是在玩追逐游戏吗?真有趣,乱也要来参加!”



乱酱你不要一脸兴奋的加入啊!



“噢!要开祭典吗?我也要参加!”爱染也探头出来。



小爱染你不要这样!



嗯……如果处理不当的话,的确会成为祭典呢,以我为祭品……(害怕.婶婶特定版)



 



哼,别以为刀多了就有优势,我可是你们的审神者啊!别太小看我!



我立即将秋之夜转换成夏之庭,感受日光的灿烂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啧!”“哎呀!”“唔!”追赶着我的三刀因为突如其来的日光而下意识闭上眼睛。





我则趁着这宝贵的机会闪身躲进枪组的部屋。



枪组的部屋只有御手杵和蜻蛉切,日本号大概因为醉酒还没有回归本丸。然而我现在无比庆幸我只有这两把枪,都是温厚纯良的主啊!他们绝对不会把我供出去的,嗯,我真是计划通。就在这里躲一天好了。



想罢,我便开口问,“御手杵、蜻蛉切,麻烦你们让我在这里躲一会啦?”



杵子温和地笑笑,“可以啊,主公想躲多久都可以。是在和歌仙他们玩躲藏游戏吗?”当然不是,你们为什么都觉得这是游戏啊!我再跑慢点就要出婶命了!



枪叔稳重有力地回答,“了解!我一定会让您在这场游戏中胜出!”都说了不是游戏了……算了。但是枪叔,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回答就不用那么中气十足了!婶现在超怕被歌仙发现的啊!



“咦,是这里吗?”部屋门外传来声音?



下一秒门被拉开了,“大将,原来你在这里啊?”是药研。呼……还好,差点被吓掉半条婶命。



“药、药研啊…你有什么事吗?还是说你也……”我颤颤巍巍的开口。



“不是。我是想来提醒一下大将,乱他们快搜过来了,大将还是换个地方躲好点。”



“好好好,我现在就换。”药研总是可靠的,我选择信任。





我一路躲躲藏藏,终于到达了厨房。嗯,对,这就是我的下一个躲藏点,真的,相信我,我没想来偷吃点心。



然而烛台切已经在厨房准备做下午茶的点心了。啧,不能偷吃就光明正大的来。



我硬是挤出了点眼泪扑到烛台切的脚边,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烛台切救我!歌仙满本丸地追杀我,我现在又累又饿,施舍点吃的给我好不好!”



“好好好,今天的点心还没做好,你先吃着冰箱里做好的点心。”烛台切一脸无奈地摸摸我的头。



“诶——但是我想吃新鲜的啦,冰箱那个我昨天晚上就…”卧槽,差点说漏了嘴。烛台切应该没听见吧?请告诉我你没听见!



“果·然·是·你·偷·吃·了!”烛台切,我、我们有话好好说,真的,我。烛台切你不要笑得那么灿烂啊!婶婶害怕!



“烛台切,恕本婶先行告退!点心待会过来吃!再见!”我立即放开烛台切的大腿,夺门而出。



“给我站住!这次你偷吃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烛台切在快速关火后,也跟着冲了出来。



然后烛台切的喊声成功把歌仙,乱酱和小爱染吸引了过来。很好,捉婶小队又多了一把刀,还是把太刀,我就不信你们能凑齐全刀种。



但是这样已经够呛的了,我只好呼叫救援。



“长谷部!!!快来帮我挡他们一下!!”全本丸大概就长谷部能最快对我实施救援。



“谨遵主命!!!”不愧是长谷部,及时抵达现场!





接下来的刀追婶赶,婶藏刀找的事情几乎惊动到了整个本丸。



我把能躲的地方全躲了一遍。我躲过太郎的衣袖,躲过石切papa的身后,也尝试过躲江雪的袈裟(然后被宗三无情地扔了出去),更是躲过我的终极隐藏地——被被的披风。但是最后我都因为被发现而继续逃窜。



然而捉婶小队也在不断扩大。有被烛台切用酒贿赂而把我无情出卖的次郎;有半路高喊着“主君你又乱花小判买景趣!”而加入的博多小财迷;有一脸怨念的问“主君,我的指甲油是你换掉了吗?”的清光(不是我!是那只鹤!我只是看着而已!);有来凑热闹的萤丸;也有一脸开心以为是游戏而加入的今剑小天使,哦,小天使还顺便把岩融也带上了……



不过也有绝对中立的刀剑,对,就是在一旁平静念着经还时不时来声叹息的江雪。



当然,这次事件中肯定少不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鹤ball。这只鹤虽然时不时跳到我这边来给我报下信,但我敢担保他也一定把我这边的情报告诉歌仙他们了!不然怎么会我前脚刚藏好,歌仙他们后脚就到!



最后,我因为体力枯竭“啪唧”一声倒在了走廊,而灵力也耗得差不多了,要是再频繁地运用灵力换景趣的话,本丸内就要有刀剑因灵力供应不足而不能保持人形了吧。于是我(一点也不)安心地成为一条刚出炉的咸鱼躺在走廊上,看尽婶世沧桑的我已经不想再动了。



歌仙他们不到一会就捕获了我,最后他们商量的审判是,把我这条咸鱼婶扔出庭院冷静一下。哦对了,忘了说,我最后换的景趣是冬之庭。

 

于是,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开头的我了。



其实夏天躺会雪堆还是蛮凉爽的,松松软软的雪包围着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不过我的心已经被这群刀伤透了!不能再跟他们好了!那只鹤还在拿着相机不停的拍我躺在雪地里的咸鱼样,估计是要留作我的黑历史来嘲笑我。很好,这个月马当番都是你的了,不用客气。



半埋在雪地的我决定喊几句膈应一下他们,



“夭寿啦!这个本丸虐待审神者啊,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本丸!”(等等,我是不是把自己也骂了?)



“这个本丸不会好了!”



我下一句“这个本丸吃枣药丸!”还没喊出口,就被拎了起来。等等,谁把我拎了起来,怎么都是白茫茫的?我有点方,难道是幽灵?当我正要喊“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时,不明物体开口了。



“闭嘴,回去了。”哦,是被被啊。一身白披风过来,怪不得我没注意到。



“嗯。”回去就回去咯,我已经闻到点心的香味了。回去老老实实给烛台切道个歉,他应该还是会批准我吃点心的吧。嗯,一定会!这本丸的刀剑可都是我重要的家人咧!╰( ̄▽ ̄)╮




------------------------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

如果各位发现我文中的错处和不和谐的地方,请不用顾忌地向我提出,我会感激不尽。




无聊记录:今早被雨声吵醒而出来的脑洞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