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不见了OxO

文风不定的不明物体
感谢每一位喜欢我文的朋友。

【刀乱神官处】太郎太刀/瑾——入住

#乙女向、日常向
#ooc有
#第一人称视角,请注意
#太郎太刀主审:瑾  →    审神者人设

企划案→戳这里



-----------------------------




清晨的本丸总会笼着薄薄的雾气,稍远处的树影因此变得或浅或淡,为本丸平添了一种迷蒙的氛围。

这时候短刀们还在梦境里,那位性子跳脱的鹤丸殿也在和周公嬉闹。

我坐在走廊边,享受着本丸难得的清静,身旁是陪我早起的近侍——太郎太刀。

“主殿,今日为何起早?是否又被噩梦缠身?”我应声抬头,迎上的是近侍担忧的眼神。

“无事,只是今日有这兴致罢了。无需担心。”我示意太郎放心。的确,昨夜难得无梦,安然入睡。只是不知为何,今日早醒便再难入睡,只好出来观景,累得太郎也得陪我起早了。

他并不放心我一人在外,即使是在本丸。

他的这份关心既让我欣悦,亦让我沮丧他是否只因我是“主殿”才这么做。

宁静,又在本丸蔓延。

我与他的相处从不会出现胡搅蛮缠或是亲热打闹的场景。大概只能用“相敬如宾”来形容了吧?然而这本丸与我最默契的却只有他,他对我的了解甚至远于陪伴我最长的山姥切国広,我亦然。

除了,这份深藏我内心的感情之外......

幸而,一阵软绵绵的脚步声搅了这番宁静。不像是刀剑或人类的脚步声,而本丸内与刀剑形影不离的动物们仍和其主人沉醉于梦乡中。那么,这脚步声的主人只能是时之政府的员工----狐之助。

果然,一只带着花面具的小狐狸在拉门处探出头来,放下了嘴里叼着的信件,“审神者,这是由神官处寄来的信件,请仔细过目。”

神官处?耳熟的名字......好像是两个星期前面试过的机构,只记得那次的面试审查相当严格。

跳过信上的官方敬语和客套话,得出的信息是:我将作为太郎太刀的主审任神官一职,与其他几位审神者合宿并且一起工作。

就任神官期间只能选择唯一近侍陪伴。出于私心,我只想让太郎当我的唯一近侍,所以我只向神官处投了任职太郎太刀主审的简历。

「真是卑劣的自私啊......」

所幸,信中提到我就任神官并不影响本丸的运作。这让我没了后顾之忧。

“太郎,你愿意随我一同前往神官处吗?”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询问我的近侍。 

「请不要拒绝.....」我暗暗祈祷。

“吾愿一直守护主殿,直至吾此身碎裂。”太郎向我躬身行礼,语气一如往昔。




收拾好行李赶到神官处时,大概已经午时了。

首先迎接我们的是蹲在门口的狐之助,“欢迎来到神官处,瑾殿。我是负责神官处的狐之助,而神官处的主管是药研藤四郎的主审藤本焰,接下来神官处的相关事宜会由她负责讲解。那么,祝您工作愉快。”接着,它“砰”的一声,消失在烟雾里。

“藤本小姐吗?走吧,太郎,我们去报道。”

“是,主殿。”


和式建筑的神官处,看起来相当古朴。进入中庭,有两株巨大的樱花树,绚烂绽放在枝头的樱花证明是花开最盛时。

但是,明明已过了樱花开放的季节,这让我感到违和。有人用灵力暂停了樱花树的生长吗?

并不识路的我打算先上楼梯找找,总不能傻站在中庭吧?

幸运的是,在登上二楼时遇到了药研藤四郎。

“是新来的审神者吗?请由我领你们到大将那报道吧。今后请多指教。”药研十分礼貌。

“是的,多谢了。今后我们也请多指教。”我客气地回应。


原来藤本小姐的房间是203。待会得谨记礼仪,千万不能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门开了,坐在老板椅上的是位亚麻金色短发的女审神者,好像是个特别正经的人?

“你好,请问你是神官处的主管藤本小姐吗?我是今日前来报道的太郎太刀主审,瑾。”我朝她鞠了一躬,不卑不亢地说道。

但是没想到前一秒正经坐着的藤本小姐,下一秒居然从老板椅上跳下来,“瑾小姐你好,欢迎来到神官处。希望我们能共事愉快。”

刚才是在盯着我的腿看吗?虽然用花名册掩饰了一下,但是眼神还在哦?

“那么我现在和你说说在这里居住的事宜…”藤本小姐一本正经的继续说着。

“好的,麻烦了。今后请多多指教。”我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藤本小姐并不是难相处的类型。只是视线比较有点奇怪?

“…别馆是男性神官的驻地,主要提供医疗需求。大概就是这些,有什么其他需要问的找我或者药研都行。现在可以先去和其他人打招呼了,希望你能和大家好好相处。”现在藤本小姐似乎因为饭气攻心挂在药研身上。

藤本小姐这样可以吗?之前正经的样子已经没有了哦......没想到藤本小姐意外的可爱。不过,她和她的近侍关系真好,有点羡慕......

“谢谢,我了解了。恕我失礼,请问我的房间在哪?”我带着些许困扰歪了歪头问道。

“你的房间…”她翻了翻名册“...在505室,同层的有次郎和他的主审遥君,先去和他们认识一下吧。”

“好,我知道了。再次感谢藤本小姐的指引。那么,我先离开了。”我再次鞠躬,转身离开203室。

和次郎的主审同层吗?有些期待。太郎应该会很高兴吧。

我刚关好门,准备上楼时却听到身后巨大的声响。
【诶?什么声音?算了,可能只是藤本小姐和近侍的互动吧。不要打扰他们为好,赶紧去放行李吧。】

我并不十分在意其他审神者的事,还是放好行李为先,今日太郎不但从清晨陪着我起早,还陪着我赶到神官处,应该疲累了吧。





终于到达505室,房间的布置很合我心意。书桌、衣柜什么的一应俱全,床是大号的双人床,还贴心的安装了空调和小冰箱。整个房间以暖色调为主,看着令人十分舒服。

 

赶紧放好行李,就去拜访同层的次郎太刀主审吧。不知道是怎样的女孩子呢?要是能和谐相处就好了......过去打个招呼就回来午睡吧。有点累了。

 

来到503室前,敲了三下门后,后退一步,微微提高声量“你好,我是今日入驻神官处的太郎太刀主审,瑾。请问次郎太刀的主审在吗?”

 

 与此同时,门“嘭”的突然打开,一个茶褐色齐脖短发的女孩抱着一个箱子快速冲出去来。

 

“把你那堆破烂给我扔掉!”是次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女孩大喊着“绝对不可以扔!”然后猝不及防地一下撞进了我怀里。

 

 “唔...小心!”我下意识抱紧怀里的女孩。坦白说,女孩的冲力还蛮大的。还好身旁的太郎帮我稳住身形,我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定下神后,我担心地摸摸她的头“怎么了?冒冒失失地冲出来,有没有撞伤哪里?” 

 

怀中的女孩抬头看到我和我身旁的太郎,眼珠一转,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可怜兮兮的说:“舅舅~舅妈~你们可来了,次郎妈咪要把我的宝贝扔掉~”她的声调九转十八弯,一边抱着我,一边拽着太郎的衣角,还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泪。

 

次郎看见我们有些吃惊,“啊嘞!大...大哥?你们来了?!快请进,人家去倒茶,遥君吓着你们了吧!”次郎一把把抱着我遥君拽回来,并在她头上呼了一巴掌。

 

原来,次郎太刀的主审名字是遥君吗?是个活泼的女孩子啊。居然称呼次郎为“妈咪”?真是特别的称呼......那我稍稍坏心一点也没关系吧?

 

“那......初次见面,外甥女?”我眼中带笑地看向遥君。

 

“主殿,这......”太郎似乎不懂得如何应对这场面,是在纠结称呼吗?

 

“总之,先进屋吧。太郎也能跟次郎坐下好好聊聊,对吧?”我抬头看向太郎,想将这个问题带过。

 

“是。”太郎看起来有些难为情,但见我没有在意,也只好跟着进屋了。

 

 

 

进屋坐好后,遥君趁机次郎去倒茶,把箱子藏好,偷偷把私藏的零食拿了几样塞给我和太郎。“嘘!别让次郎妈咪知道!”她无声地对我做口型。

 

这偷藏零食的模样真的有点像喜欢储藏粮食的小老鼠,嗯,可不能让她知道我的想法,要忍住笑。

 

“好的。”我一边朝她对口型一边示意太郎收好遥君的零食。真是相当可爱的审神者呢......

 

太郎看着我居然跟着遥君闹,无奈地叹了口气,但还是纵容我,按照我的想法把遥君的零食收起来了。

 

这时,次郎拿端着茶出来,用眼神警告遥君坐好。“人家最近还在想大哥什么时候来,一起喝酒去呢~瑾小姐,大哥承蒙你照顾了~这是遥君,天天没个正行。。。”

 

 “哪里哪里,相反,我才是被太郎照顾的人。遥君的性子跳脱,其实蛮可爱的。”我正坐着回答。

 

“次郎你还是每日想着喝酒,要记住酒不可多饮......只是,次郎你居然学会了照顾他人,真是让我欣慰啊。”太郎一边为我接过次郎递来的茶,一边感叹道。

 

次郎一脸心累,“嘛~人家现在喝酒少了好多呢,遥君这货舔一口就醉,没人陪我喝喝的不尽兴,再说了还要时刻注意这货会不会闯祸……”

 

次郎转头对一旁装乖巧的遥君说:“去,把人家酿的樱花酒给大哥搬一坛出来。还有把厨房里的团子也拿出来,人家可是数过的,少一个今天晚饭就别想吃了。”

 

遥君元气满满的应道:“好嘞!”但是听到不能动团子,遥君眼中的光芒顿时暗淡了

 

没想到次郎当近侍意外的严厉,真是让人感到新奇。

 

[没问题,待会我那份团子分你一半。]我用眼神安慰遥君。

 

 遥君向我抛出感激的眼神,蹦蹦跳跳的去厨房了。

 

次郎:“遥君这孩子人家从小把她看大的,当淑女养着,没想到还是养歪了。。。大哥家的主审跟大哥挺般配的嘛,很淑女哦~”

 

接着次郎又瞅了一眼在厨房的遥君“遥君要是有你一半的安静就好了。。。”

 

诶?!我顿时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袖,“不,般配什么的,我...遥君的个性挺好的,请次郎不要过于嫌弃她。”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但估计从发烫的脸颊上已经可以看出我在死撑着了。

 

“次郎,不可拿主殿来开玩笑!”太郎的语气稍稍严厉,然而脸却渐渐染上绯红。

 

次郎笑笑并不说话,这时遥君拿了酒和团子回来,看着莫名局促的我和太郎非常疑惑。

 

遥君:“咋还没喝酒就上脸了呢?来来来,舅舅,舅妈尝尝光忠桑做的团子~” 

 

“好的,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我努力维持着平静的声音回应遥君的邀请。冷静,冷静。只是个称呼而已。为什么刚刚还觉得没什么的称呼,现在觉得那么羞耻!我感觉自己脸红得快要炸了!

 

 

在次郎主审家进行一番友好的交流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感觉我的脸还是有点烫,一定是被樱花酒的酒味熏到的!

 

没想到次郎家的审神者虽然可爱,却是克制我的类型啊,我对这种性格的女孩子根本不能维持严肃的表情......希望其他审神者的性格不会这般跳脱才好。我还是不太擅长应对这种性格的人。

 

“主殿,你该午睡了。来的路上疲累,您需要休息。”身后传来太郎沉稳的声音。

 

“太郎也是,较重的行李都麻烦你来拿,真是辛苦了。干脆一起休息到晚饭前再起来吧”说罢,我坐上床,挪进了靠里的床位。

 

“嗯,请主殿好好休息。”太郎答应着。等等?他好像准备打地铺?

 

“太郎?这张床够大,用不着打地铺吧?”我有些疑惑。

 

“不,和主殿同床而眠是逾越的行为,我作为......"太郎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

 

“没关系,我一个人占用那么大的双人床也不太好意思。更何况,太郎不是神刀吗?若是我入睡后身旁有太郎,想必我的噩梦也会减少吧。”我如此说着

 

「借口......」我暗暗指责自己。

 

因为你是太郎......我又怎么会介意......不如说,求之不得。请永远陪伴在我身侧。

 

“......是。那么,多有冒犯了,主殿。”太郎还是答应了我任性的要求。

 

近侍熟悉的气息令人安心,逐渐涌上的困意让我有些睁不开眼了,但是——

“太郎,从今以后就叫我‘瑾’吧。”请叫我的名字,而不是疏离的“主殿”。

 

“是,主......瑾。”太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朦胧了。

 

似乎听到了肯定的回答,这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坠入梦乡。

 

“瑾,祝你好梦。”

 

这是太郎的声音?正这么想着,额头传来了微凉的触感。

 

是什么呢?

 

算了......好困......太郎也要好好休息啊。

 

明天就要开始努力工作了,希望能和神官处的各位友好相处……




-----------------------------

第一次参企,很有趣!

希望文风不定的我能写好这位女审_(:з」∠)_

如果对刀乱神官处企划有兴趣,也请来试试,一起玩耍!

评论(1)

热度(20)

  1. 刀剑乱舞神官处本体不见了Ox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