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不见了OxO

文风不定的不明物体
感谢每一位喜欢我文的朋友。

本丸日记(二)

观看说明:
1、作者文笔渣,请慎重观看
2、ooc严重,接受不了请迅速逃离现场
3、女审神者
4、基本上是我个人的肝刀经历,顺便加上我清奇的脑洞
5、私设多,慎
6、这文乱七八糟啥都有,请做好准备耐心观看
7、暂定亲情向本丸





关于3-4的沟沟乐





由于用了亲友婶婶自编的欧洲公式,成功锻出审生第一把大太刀石切丸papa。


我的推图进程就快得飞起,带着一队雄赳赳气昂昂地杀进了3图,然后\(^o^)/


在3-4无限沟沟乐......orz


“要不,尝试换一下带队的队长?毕竟大太都不怎么认路啊。”----去请教隔壁婶婶后得出的回答。


然后我就把一队里的不同刀种的大家都安排了一遍队长,连二队队长的药研藤四郎也被调了过来领队,但是没有丝毫改变,大家还是该沟的地方继续沟......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为什么就是进不了王点呢......”在大家会本丸稍作休息时,我挺尸在榻榻米上吐魂。


“唔,主公不要沮丧,该进的时候总会进的!来,坐直身子,挺起胸膛,挺胸!”长曾祢虎彻将我从榻榻米上拎起来,放到坐垫上,还猛地一拍我后背来矫正我的坐姿。


讲道理,虎哥你要是再拍大力一点,我就直接狗带了......再挺也没用,婶是贫乳,更别提巫女服这种了,看不出来的。


啊啊,到底是为什么呢?

石切papa只走上路和下路,中间那条路连边都不沾。papa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之前几个图基本都是直奔王点一次过的,怎么这次就不认路了呢?

虎哥就不说了,从来只走上路。

兼桑偶尔走到王点前,然后又沟了。

力力力一边魔性的笑一边继续沟。

被被呀,你是不是披风太大遮住了眼了,这不怪你......

青江和药研倒是经常走到王点前。

青江江你是不是特意玩我的,你个小妖精!

药研是个好孩子,一定是不认识路而已。

“嘛,算了,大家休整两天再继续出阵吧。我也要回现世上学了。大家,两天后再见。”就这样,我开启了通道,滚回现世当我的学生狗。




---审神者走后的本丸

石切丸:大家这次做的不错,一定要把小姑娘拦在3-4图。

药研藤四郎:但是大将看起来很不开心,她已经两天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了。

和泉守兼定:对啊,主公对我的崇拜都减弱了。

山伏国广:主公不佳的精神状态不利于主公的修行啊!

长曾祢虎彻:石切丸殿,我认为此事不可继续,主公需要到后面的图锻炼她作为审神者的能力。

山姥切国广:......我也不赞成把她拦在3-4。

笑面青江:的确,这样做不妥。

石切丸:不行!之前我听到小姑娘在悄悄念叨着只要过了3-4就能一路推到5-4疯人院捞四花太刀了。听隔壁的刀剑说,他们婶婶为了在5-4捞到三日月殿和小狐丸殿,作息都不稳定了,绝对不能让小姑娘变成这样!作为神刀,我一定要看着小姑娘健健康康的成长!

众刀内心:你是对女儿过度保护的爸爸吗......




---现世

亲友婶婶:“你要不要试试把石切丸从一队撤下来?听说本丸的家长刀有时会有限制审神者的过度行为,而且你家本丸又是石切丸的练度最高......嗯,我家烛台切麻麻就因为我老挑荤菜吃,现在给我的菜几乎都是全素的TAT。”

我:“不会吧?石切papa对我挺好的,以往推图都是直奔王点,可能是3-4这图的确容易迷路吧?不管怎样,谢谢你的建议咯,我到时回去试试。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石切papa......”




---两天后的本丸

“哟!大家,我回来了!”我信心满满的回到本丸。

“欢迎回来,小姑娘。”作为近侍的石切papa给我开了门。一如既往的和善笑容让我对接下来要做的事内疚不已。

“对不起啦,石切papa......”走到大广间后,我踮起脚抱了一下石切丸------然后发挥我的最高机动扒掉了他的所有刀装,解除他骑马的权限。

“药研,被被,力力力,兼桑,青江江,虎哥!快,走起!刀装我给你们路上穿!现在随我狂奔出门别回头!”我快速的分配好马,力图一匹都不留给石切papa,然后扯着被被的床单试图上马。

被被扯着自己的披风:“喂!你够了,你连仿品的东西都要抢吗?快放手,我抱你上来!”

我方得不能自己:“随便啦!队长药研,带路3-4!”


被留在本丸懵逼+机动最慢大太的石切papa:诶?!




---前往3-4的路上

总算平复下心情的我:“艾玛,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

一队成员内心:妈的智障。




---开始3-4

一战毕,药研王点前沟。

我暗想:果然错怪papa了,要是试个三次还是沟的话,就乖乖回去跟papa道歉好了,今天我对papa实在是太失礼了......”

药研藤四郎内心:果然还是不喜欢大将闷闷不乐的样子,大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就应该开开心心,充满活力的才对。下一次就进王点吧,就算回去会被石切丸殿念叨,看到大将的笑容就好。”


二战,王点。

“胜利了哦,大将。”药研为这卡了我N久的3-4划上句号。

“药研真是太棒了!终于过了3图!我控几不住我自己啊!回本丸后,我的点心分你一半!”我抱紧药研觉得自己兴奋得要起飞。

“大将你高兴就好。”药研笑着拍了拍我的头。



---得胜后归家(婶在路上已被一队成员委婉的告知石切papa的想法)

我扯着石切papa的衣袖生气地喊:“papa,你这样做,很容易失去本女儿的!不要再这样卡图了,我的作息不是有你监督吗?没事的,我明明很乖的(并不),为什么就不信我呢。”

石切丸知道自家闺女熊,但还是无奈地摸着我的头叹道“哎呀,小姑娘已经知道了吗?对不起啊,我待会儿去领一周的马当番的。别生气了......”

“哼,我还在生气,拒绝跟你聊天2小时。就罚你一天马当番吧,一周的话,马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我带着小小的怒气拎起papa放在我头上的手,转身走向角落里的被被。

然后一把撩开他裹着的床(pi)单(feng),钻了进去生起闷气来,“任何刀不许靠近这边,我要生气2小时!诶!被被不许走,陪我一起生气啦,你走了我就要去翻床单裹了,好麻烦的......”

山姥切国广:“你真的有认真生气吗?你才是最麻烦的,快放开我的披风!”

我死死扯着床(pi)单(feng)不撒手,“好歹是初始刀,你不是应该和我共进退的嘛?!”

山姥切国广扯着另一边披风,“仿品的东西有什么好争的,给我放手!”

我继续扯着,“我从来没有在意过你是不是仿品,整天仿品仿品的烦不烦!你是复读机吗?我要是在意仿品真品的话,早就选虎彻二姐当初始刀了!你不是国广的第一杰作吗?那就拿出点第一杰作的样子来让我躲着!”

山姥切国广似乎放弃了跟我扯披风这种幼稚的行为,反而坐直了身子让我能趴在他背上,“啧,麻烦死了,爱躲就躲着吧,就当借你披风2小时算了......”


---10分钟后

“好热......我为什么要大热天还盖着床(pi)单(feng)......”我趴在山姥切的背上抱怨,“被被,能不能帮忙扇个风?:D”

“你好烦,热就出来,别躲在我披风里。”被被侧着头瞅了我一眼。

“不,我要说到做到,这是我作为审神者最后的倔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中。

“闭嘴吧......”山姥切国广已经认命地拿起扇子,为躲在披风里的审神者扇风。

“呼~舒服多了,谢谢啦w”我满足的继续趴着,伴着午间的阳光和窗外的蝉鸣,进入了梦乡。


众刀:总算睡着了,明明看着挺安静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那么会闹腾呢......哎......





记录:
3-4前的一队:队长石切丸,山姥切国广,长曾祢虎彻,笑面青江,山伏国广,和泉守兼定

推过3-4的一队:队长药研,山姥切国广,长曾祢虎彻,笑面青江,山伏国广,和泉守兼定


寄语:
石切papa,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papa!麻麻快回家,婶婶受不了单亲本丸了!papa都不给我找男人了!(误)

啊,我要当条咸鱼婶。只要大家不卡图不受伤,爱干嘛干嘛好了......肝刀这种事慢慢来啦,反正都是看脸(现在还要看石切papa给不给,哎......ˊ_>ˋ)【葛优瘫状】

PS:非不非都无所谓了,让我安静地躺着就好( ̄ー ̄ )









---------------------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本来是想吐槽一下石切papa的,没想到写了这么多,还加了和被被的兄妹打闹戏?

其实我3-4还真是将papa移出了一队,药研带队才过的......也就是沟的受不了的我上语文课时,听老师讲“溺爱”的作文素材时爆的脑洞,结果回家一试,药研居然二战进王点,这让我不得不怀疑papa的用心(¬_¬)

我一直感觉本丸的大家就像家人一样,所以就情不自禁写了那么多,能耐下心来看完的大家真是勇士w

文中跟药研就处于“我把他当弟弟,他却把我当妹妹”的奇怪状态吧(毕竟虽然是短刀,其实实际年龄还是大于婶婶的)

话说,我怀疑我现在还没捞到太郎是石切papa的锅ಥ_ಥ,听说明明挺好捞的......

如果各位发现我文中的错处和不和谐的地方,请不用顾忌地向我提出,我会感激不尽。

也欢迎大家跟我分享脑洞哟!



另:
被被世界第一可爱w

捞刀活动要完了,阿官根本没有在我的本丸实装不动和珠子!(╯°Д°)╯︵ /(.□ . )

尝试了一下欢脱(自认为)的写文风格......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