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不见了OxO

文风不定的不明物体
感谢每一位喜欢我文的朋友。

FF企划△01: 陆然怀疑长辈们可能成为了网瘾老头

女审人设:陆然

阅读前要:1.本文一切内容跟着企划剧情走向发展;

               2.女审组队刀剑为:鯰尾藤四郎

               3.感情线路暂定无cp

               4.作者笔力不足,可能会出现ooc情节,请酌情观看。

 
 
 


1.

睁开眼的时候是意料之中的黑暗,陆然早已习以为常。良好的作息习惯总是让她在凌晨5点就能醒来,这样她便有充足的时间来为晨练做准备。 
 
很好,今天也按时醒来了。陆然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今天的早饭会是什么呢?她记得欢婶今天会包虾饺来着! 
 
显然,陆然今天心情愉悦,她甚至觉得今天不特意把隔壁房的大哥早点闹醒,让他再睡一会儿都可以。 
 
正在她准备翻身下床时,却发现自己好像在地上打了个滚。向身旁随手一抓,却是满手的叶子,还带着清晨的湿冷。 
 
这让她有点懵——自己不是应该在床上的吗? 
 
等到双眼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后,陆然才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原始丛林之中,视线所及之处全是树,密密的树冠就连意料之中的朝阳也不能穿透。 
 
被树包围,不知所措.jpg
 
陆然确定自己睁眼的方式没有问题,身下压着落叶的触感也不会是假的,那么只能说明自己现在肯定不知道被谁丢到了一个野外。 
 
该不会是家里的老头子们又想出了什么奇葩方式来训练家中小辈了吧? 
作为饱受摧残的家中小辈的一员,陆然几乎毫不迟疑地想到了这个可能。 
 
陆氏长辈为了训练小辈们使的招简直无奇不用,个个铁了心的要把小辈们往死里刁难。这还算好的,更要紧的是他们还打赌谁的子女最先完成试炼。如果不幸成为最后一名,加训是最基本的,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奇怪的惩罚。 
陆然很幸运,从没试过成为最后一名。虽然自身能力不错是必须的,但较多时候是看自己能不能遇上大哥。 
 
自家大哥对妹子还是不错的,看到她就顺便搭把手,两人合作闯关,陆然几乎每次都能抱着自家大哥的大腿挤上第二名。 
 
啊——绝对又是什么奇怪的试炼了。陆然甚至开始猜测那帮老头子会不会又是抽签决定的试炼内容。 
 
陆然知道现在哀叹自己的悲剧是没有用的,她唯有先检查一下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可用的东西,才能有效的增加自己的闯关成功率。 
 
嗯,自家大宝贝儿三节棍是必须在的。然后陆然摸遍了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口袋,仅发现一打便利贴。 
 
第一张便利贴上还写着 ,“大哥,再不起床我就把虾饺吃完咯!”——是自己在前天晚上写好了,准备在今天早上贴大哥脑门上的恶作剧证据。 
 
陆然看到这,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她正准备把便利贴揣回裤兜时,却发现了一张似乎被夹在便利贴后几页的纸条飘了出来。 
 
她蹲下身,从地上捡起这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夹进来的纸条,把它摊开抚平,只见上面是一排电脑打印的文字—— 
 
“寻找你的同伴们,并与他们一起攻占城市,才有机会离开这里。” 
 
陆然几乎要怀疑那群老不死开始沉迷电脑游戏了,这次的任务提示诡异得像是游戏里的主线任务剧情。 
 
 
 

2.
雨林湿热的气候难免让人感到不快,过久的运动已经让陆然感到有些口渴,她瞧着一根像藤蔓的植物有些犹豫。小时候好像听谁说过,在热带雨林里有一种叫“好杯树”的植物,割开就能流出大量可直接饮用的水。 
 
“诶,陆然姐,你知道吗?有种叫好杯树的藤蔓状植物,割开就有大量水流出来哦!但是这种植物好像只生长在雨林里,不能亲眼看见有点可惜啊。” 
在陆然的印象中那个家伙的脸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是小时候玩的很合拍的青梅竹马。 
 
嗯...还有一点她记得特别清楚,这家伙贼欠抽。 
 
不过自从她搬家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陆然想了想,自己大概已经有十年没和她联系了。她不禁为这位青梅竹马的性格感到忧心,也不知道那家伙喜欢作死的坏毛病改了没,就算没改,应该问题也不大。反在在陆然的记忆里,这家伙一出了什么事溜得比猫还快。 
 
怎么就突然想起了这糟心玩意儿……顺带想起了脑子里尘封多年的糗事,陆然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算了,管她呢,反正她也不可能来这个雨林,怎么可能再见得到呢?总之先割一下这植物就知道是不是了吧! 
 
陆然拔出刚捡来的精致刀具,利落地把眼前的藤蔓状植物割断,结果水还没见到,却被突然发出的强光刺得后退了一步。 
 
“初次...哇啊——” 
 
水,顺利的从植物断裂处流了出来,速度还不慢,或者用喷来形容更合适。但是这水流却全都喷在了一名突然出现的少年头上,淋得他说不出话来。 
 
陆然见状渐渐有了用这些好杯树来洗个淋浴的新想法,但是能不能找到下一棵好杯树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正当陆然在纠结自己是被抢水源还是被启迪了好杯树新的使用方法时,另一边,鯰尾藤四郎也感觉有点懵。 
 
他不过是感应到有谁拔出了自己的本体,所以出来打个招呼而已。结果一出现就被从天而降的水淋得浑身湿透,这位人类的欢迎方式真的很新颖啊…… 
 
“呃…你好,我是陆然,你刚才突然出现是有什么事吗?”有点尴尬,任谁刚出现就被水淋一脸肯定不好受,虽然是偶然,但是陆然觉得这肯定有一部分是自己的责任。 
 
“还有,对不起啊…”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刚才没留意到你,下次我一定看好周围情况。” 
 
“嘛,你又不是故意的,道歉我就收下咯!”鯰尾藤四郎像小狗崽一样晃着脑袋,想要把头上的水甩掉。 
 
“哇…别把水溅到我脸上啊!”陆然急忙用手挡住飞来的水珠,“好了好了,我帮你擦干头发,你别甩哈!” 
 
“嗯,虽然不知道你要怎么做,不过谢啦!”他听到陆然的话后便停下了甩水的动作,抬头看向她,眼神中带着点好奇。 
 
“…其实我身上也没带毛巾之类的。”陆然想了想后,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袖,“要不我用衣袖帮你擦擦吧?” 
 
这么说着,陆然就直接上手了,两手扯着袖子放在黑发少年的两鬓处开始胡乱地搓,手法糟糕得连拉布拉多犬都可能嫌弃。 
 
片刻后,鯰尾的头发虽然已经半干了,但是却被揉得乱七八糟,仿佛乱成一坨的毛线团。 
 
 
“…你一定不擅长照顾人吧?”,鯰尾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有些无奈。 
 
“虽然不怎么美观啦,但是效率还是有的...你看。”陆然其实也有点心虚,因为平时在家里也算是被大哥护着,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就直接把大哥喊过来总能得到较好的解决方法,长久以来,她也就形成了一定的依赖性了。 
 
“就算是无意的,这次可不能原谅哦!我也要揉回来!”,鯰尾玩笑性的把爪子伸向陆然柔顺的长马尾。 
 
陆然慌忙躲开,“你是被水淋傻了吗?别乱来啊,不然我就把你头发弄得更乱!” 
 
结果,他们两个一来一往间,由原本的玩笑行为,变成了互相比赛一样要把对方的头发弄得更乱。 
 
“呐,你不觉得这样比赛弄乱彼此的头发…像个笨蛋一样吗?”,鯰尾退开一步,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哈...哈...你说的对,这种无意义的幼稚行为还是停下吧…”,陆然为了躲开鯰尾的“攻击”可以说是用尽全力,因为鯰尾的敏捷度简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当她听到隐含着停战意味的话语时,也立马同意他的说法,停止了自己的愚蠢行为。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他们这两个也算是不“斗”不相识了吧。 
 
鯰尾向对面同样顶着乱糟糟发型的女子伸出手,“现在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是鯰尾藤四郎,是你刚才拔出那把刀的付丧神。” 
 
陆然很明显被对方的种族设定震了一下,她犹疑了一秒后开口,“你好你好,我是陆然,呃...是个人类。”,她也伸出手和鯰尾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以示友好。 
 
“说起来,付丧神是什么来着?方便解释一下吗?” 
 
 
经过鯰尾的一番科普后,陆然险些觉得自己踏入了玄幻小说的世界,自己眼前这个看起来连18岁都不到的青年居然是个神明?这就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了。 
 
”这么说来,你应该也至少有一百岁了吧?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比我还年纪大。” 
 
“…我总觉得你的重点好像错了吧?” 
 
 


3.
热带雨林丰富的植物多样性让陆然和鯰尾大开眼界,只要小心注意身边的猛兽和蛇虫鼠蚁之类的,在这里转一圈所能发现的植物品种远比去所谓的植物园里参观的植物品种要多得多,当然也长得越发奇怪。 
 
“你看树下这堆捕蝇草,它们的样子是不是很有趣?”,鯰尾一边用手指着那丛向天空张开叶片的捕蝇草,一边用手肘撞了撞陆然的胳膊。 
 
陆然转过头来看了看,“有不有趣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捕蝇草还挺好玩的。” 
 
“你玩过?” 
“当然,那时我用长草叶逗它可有意思了!” 
 
“那不如…”,鯰尾有些调皮地着看向陆然。 
“…再玩一次?”,陆然表示心领神会。 
 
一人一刀随手在周围揪来两根长草叶,双双蹲在捕蝇草的边上,陆然开始示范。 
 
“喏,用长草叶先碰它叶片里的第一根刺毛,然后慢慢碰它再里面一点的另一根刺毛。还有,你别忘了小心手指…嗨呀!”,陆然在看到自己逗弄的那株捕蝇草快速合上叶片之后,转头看向鯰尾这边。结果发现鯰尾的手指都快接近叶片了,吓得她立刻把他的手腕向后一拉。 
 
“它合起来的速度还蛮快的嘛。”,鯰尾不是很在意刚才自己差点被捕蝇草夹到这件事,他反而兴致勃勃地向陆然发问,“如果被捕蝇草夹到会发生什么事啊?” 
 
“……”,就算是陆然这种心大的人也没试过这种操作,她一脸复杂的看向鯰尾,“你会发生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我会见证到第一个被捕蝇草夹到的神明。老实说,你的想法有点蠢。” 
 
“好吧,不夹就不夹咯。”,鯰尾的语气中带着点遗憾。 
 
 


4.
午后,热带雨林受到了一场暴雨的侵袭。等陆然和鯰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雨水从头顶滴下来了,随后快速演变成哗啦啦的大雨。他俩根本来不及寻找或者搭建任何的遮蔽处,好在鯰尾反应迅速,跑到一棵海芋前,挑选出其中较大的两片叶子,利落地把它们连着茎一起斩断。接着他一手握一个跑回陆然身旁,顺手把大一点那个递给她。 
 
“厉害吧?我身手是不是很敏捷?” 
 
“是是是,你最棒了!”,陆然忙不迭地接过海芋的茎叶。不知道是不是生长在热带雨林的原因,海芋的叶子长宽至少也有八九十厘米,这样简直可以把它当作天然雨伞来使用。 
 
既然有了基本的遮挡物,陆然和鯰尾也就无所谓地继续前行了,在他们看来,反正已经在刚下雨时被淋湿了一半,再淋湿一点也不是很让人在意的事情了。他们甚至有心情砍下一根竹子,从中截取两个竹筒当作盛装雨水的工具。 
 
 


5.
大雨在傍晚前就停了,一人一刀也行进到接近河滩的地方。不过他们也不打算在今天就渡过对岸,一是今天下了暴雨,河水已经有所上涨,现在过河有些危险;二是接近傍晚很可能会有森蚺之类的亲水性生物在河附近徘徊。综合以上考虑,他们最终选择在树林里度过这一晚。 
 
“鯰尾,那棵树的枝桠上有个鸟窝,趁雌鸟还没回来,你上去掏一下呗!顺便把窝也带下来,正好做火引子!”,陆然在收集干燥的树枝做柴火的时候,还不忘向上瞥两眼。 
 
“好啊,是这棵树?今晚的晚饭要加鸟蛋?”,鯰尾爬上树,小心地把鸟蛋先放进兜里,再拿着鸟窝爬下树。 
 
“嗯,对啊。”,陆然一边应着,一边低头寻找可以食用的野菜。她的运气不错,让她找到了几株灰灰菜,它的幼苗和嫩茎叶的口感不错,是难得好吃的野菜。 
 
等到他们生好火后,也就黄昏了。天边几抹微红的霞光逐渐退去,雨林即将迎来静穆的黑暗。 
这时空中猛然出现的红光非常引人关注,陆然认出那是信号弹的颜色,在和鲶尾商量一番后,决定明天朝着那个方向前进。 
夜幕降临,但是柴火的噼啪作响,一人一刀间絮絮叨叨的聊天声,都给平时只有野兽嚎叫和幽幽虫鸣的雨林夜晚增添了别样的味道。 
 
“那么…”,鲶尾向陆然举起装着雨水的竹筒 
 
“...为了初次相识的缘分”,陆然也笑着举起自己的竹筒与鲶尾的竹筒轻撞一下, 
 
“——干杯!“ 
 
 
 
 
 
 
 
 

评论(2)

热度(8)